中央第一巡视组向社科院党组反馈专项巡视情况

韩媒:平壤附近发生2.2级人工地震

原标题:揭秘号贩子利益链:瑞金医院保安的“第二职业”

昨天国家网信办对上海安邦跑腿服务网等违法开展有偿代挂号的违规网站进行依法关闭和处置,可以说是对网上号贩子打出了一记重拳,那么视线回到医院里,看看号贩子背后有着怎样的利益链?

可以说医院的保安是最有可能发现号贩子的人,打击号贩子也主要是依靠他们,任何一个号贩子如果天天来,保安肯定都会认识,但是,如果假装不认识那问题就来了,号贩子肯定肆无忌惮,如果保安再帮号贩子拉点生意,那生意肯定好做。上海瑞金医院是一家有百余年历史的三级甲等综合性医院,来看记者从那发回的报道。

早上5点天还不亮,在上海瑞金医院门诊楼外已经排起了长队,记者发现有一个人在不停地溜达。

号贩子:专家号,顾卫琼的400。

患者:我们今天在这里排能排到吗?

号贩子:排不到,要预约的,提前28天,没有了,都是满的,到3月份了。

患者:挂号要等28天?生了病等死?

患者反映,这个号贩子这么多年一直在瑞金医院活动,记者看到他不断给新来的人报出今天的专家出诊动态,和一旁排队的人形成强烈反差,快到开门的时候,号贩子把一个女子硬塞到靠前的队伍里,直到7点半保安打开门,排队挂号的人鱼贯而入,一个保安走到外面和来回溜达的号贩子打招呼。

上海瑞金医院保安:老杜今天没来?

号贩子:没来。

难道这个号贩子和保安认识,为了印证这个结果,记者找到刚才那个保安。

记者:我想问一下,刚才说能买号有谱吗,几百块钱哪?

上海瑞金医院保安:有谱。

于是记者向保安提出想挂一个今天的专家号,这位保安直接带着记者来到正在门诊排队的一个女子面前,而她正是之前那个号贩子在开门之前往排队的队伍里硬塞进去的那个人。

号贩子:顾卫琼的,(加)400块。

原来这个女子也是一个号贩子,只不过她和外面那个发名片的分工有所不同。让记者惊奇的是保安和号贩子之间只是碰了一下,号贩子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相当默契。

上海瑞金医院保安:她是专门给人挂号的。

记者:那我们也可以这样挂吗?

上海瑞金医院保安:不可以,那属于违法的。

记者:那你们怎么不管?

上海瑞金医院保安:我们统一行动。

为了弄清楚号贩子是不是通过医生加号,记者专门找到了顾卫琼医生的诊室询问。

记者:顾医生没有挂上您的专家号,能给加个号吗?

上海瑞金医院内分泌科医生顾卫琼:不加号。

记者:那要是想让您看?

顾卫琼:可以在网上预约。

记者:那就是28天之后是吗?

顾卫琼:对。

然而就在这时,记者接到了号贩子的通知,说顾卫琼的专家号已经拿到了。

记者:弄好了是吧?

号贩子:肯定弄好了。

记者:这是加的号啊,那我们是不是也能加到?

号贩子:那你去一下看能加得到吗?我为什么等到现在啊。

趁这个时机记者留意了一下号贩子的手机上的通话记录,在通知记者来取专家号之前号贩子的手机还接了一个电话,来电显示为“五楼保安”。也就是说号贩子是刚刚接了五楼保安的电话之后马上给记者打电话通知取号的,当记者再次询问这个专家号来自哪里,结果被告知不要多问。

“名存实亡”的预约实名制

为打击号贩子,医院采取了实名制预约挂号的办法,但这却并没有止住号贩子的脚步,反而给号贩子带来了便利,别人约不上,他能约上。

但是不提前很多天预约,怎么能在看病的当天拿到号呢?即便是拿到了号,名字不对甚至是性别不对怎么能看病呢?即使是看了病,名字不是自己的,也不可能报销啊?这一切号贩子又是怎么做到的呢?来看记者的调查。

对于远道而来的患者来说,在上海住上将近一个月去预约挂号,其实并不现实,因此找号贩子帮忙成了他们唯一的途径,而号贩子在网上随便一张身份证提前预约拿到的专家号给当天来买号的人,能顺利看成病吗?

上午9点多,记者再次找到了之前那个号贩子,要挂一个当天上午内分泌科的专家号,没想到她直接递过来一个之前预约的当天上午的第2号,但是预约专家号的名字却是一个叫陈利英的女子。

号贩子:你就讲性别给你搞错了。

记者:没事是吧,我不会看不成吧,我要报销的。

号贩子:报销我肯定弄成报销的,(看完)你下来找我,我马上给你改过来。

记者:你能帮我换(名字)是吧?

号贩子:对。

带着疑惑,记者来到专家的诊室,虽然已经过号了,记者找到分诊台还是排了进去,在叫到陈利英的时候,记者准时出现了。

医生助理:陈利英,进来,你是叫陈利英吗?

记者:不是。

人名不符的问题并没有影响到记者看病,医生表示,来看病的像这种人名或性别不符的并不在少数,最后专家给记者开了一个300元的血液检查项目,缴费后,记者找到了号贩子,希望收据的名字能改成记者本人的,号贩子用记者的名字直接挂了一个推拿科,然后让推拿科的医生按照记者的名字又开了一个一模一样的验血单。

号贩子:走,去交钱。

记者:还交钱,交完了。

号贩子:这个要退。现在去签个字,这里交钱这里退钱。这里签个字,不做了。

在号贩子的带领下,记者果然很顺利地退掉了陈利英的300元,然后连窗口也没换,又一次缴费,并且拿到了印有记者名字的验血收费单据。

记者:你这样跑多长时间了?

号贩子:十几年了。

记者:那你跟这医院都熟了?

号贩子:要不你看我东一下西一下,又有做检查的。

谁打开了医院的“绿色通道”

绿色通道是医院专门为危急患者开辟的一条应急通道,然而记者在与号贩子打交道的过程中发现,在号贩子那里也有一条可以通过花钱来买路的“绿色通道”。

刚才我们听到号贩子的手机铃声又响起来了,一起去看看她又接到什么生意?

这个号贩子在卖号之余,其实中间一直在穿插着其它“生意”,在等号期间,记者目睹了号贩子帮人开辟“绿色通道”的过程,这不是,眼前的这位患者家属一看就很着急,简单与号贩子交代几句之后,号贩子就匆忙去找人了。

记者:这个是检查吧,要多少钱?

患者家属:500元一个,核磁共振,我是住院的。

记者:在这儿住也要花钱找人?

患者家属:要早一点嘛,不知道排到什么时候。

那么这个号贩子到底有什么神通,连做检查也可以随到随看?这会功夫,她到底去了哪儿?按照刚才号贩子走的方向,记者在一个叫做资料室的地方找到了她。

号贩子:我现在有事。

这位医生在和号贩子聊了几句后在单子写了一行字,然后号贩子拿着一个纸条立刻从资料室出来了。

患者家属:10号什么位置?

号贩子:10号楼你跟我走。

号贩子手里的纸条究竟是什么内容呢?记者随着他们一起乘滚梯往下走的时候看到了这样几个字:“10号楼地下室,找黄医生”。那么资料室里的医生和号贩子究竟是什么关系呢?记者再次来到资料室找到刚才和号贩子交谈的医生,表示想提前做个检查,能否开个绿灯?

上海瑞金医院医生:我这里不管(这事)的。

这位医生对刚才安排检查的事情完全矢口否认,记者一直等到号贩子把患者送到检查的地方后,才一起闲聊起来,原来他们在这里已经有十几年了,不仅了解医院的复杂流程,对一些关键的科室、部门也相当熟悉,因此利用这个资源坐地起价。

记者:那不光检查,住院住不进去找你也行啊?

号贩子:啊。

记者:那你还行,你在这医院套路还可以。

号贩子:什么都行,只要出钱都行。

记者:你能拿一半吧?

号贩子:拿不到。

对于号贩子的利益链条,一些老病号似乎更加了解情况。

排队患者:他们这里干了多少年,十几年了,就是贩号的。

记者:没有管的吗?

排队患者:管什么管啊,他这个内外勾结的,他有他的路,虾有虾路。

国家卫计委:出台方案全国范围内严打号贩子

虾有虾路,这句话不仅点出了号贩子狡猾的手段,同时也点出了医院管理的漏洞,虾之所以能够如鱼得水地生存一定适合它生存的环境,记者人生地不熟地在医院才呆了一天就了解到的事情相信医院不可能不知道,因此说非不能,是不为也。事实上,如果不是从内心真正想去打击号贩子,号贩子就一天不会消失,在这种情况下种种声明或承诺也就会成为一句空话。

为此,国家卫计委相关负责人表示,近期将联合其它部门出台专门的方案,一方面在优质医疗资源集中的北上广严厉打击号贩子,形成高压态势,另一方面要加强医院内部管理,大力推行分级诊疗,使优质医疗资源下沉,让公众在家门口就得到公平可及的医疗卫生服务。

韩媒:平壤附近发生2.2级人工地震

最新文章
技术更多...
资讯更多...
运营更多...
图集更多...
下载更多...
商城更多...
推荐内容